一颗甜栗饼

超短打爱情故事

源治是脆弱的


脆弱在他纤细的四肢,随着动作晃动的发丝,高高耸起又过于单薄的鼻骨,猎犬一般窄而美的腰。


世界上少有人能够说他脆弱,堂堂GPS首领,打起架来像一头正在撕咬猎物的美洲豹,连走起路来都是胯动头晃的大幅度,周身空气都围着他打转。这样的GPS首领,怎么想也不会有人说源治是脆弱的。


偏偏有人觉得是,芹泽多摩雄怂了一下肩, 谁叫他总能看见呢。那个GPS 的首领,一个人单挑凤仙的人,会因为自己拒绝了他的巧克力蛋糕吸溜鼻子,眼睛耳朵连着眉尾那颗痣都在写着委屈,振作一点啊大将,芹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种类似于“限定版本,超脆弱GPS 首领大放送”的场景,总能在芹泽的面前上演,挑战吃辣胃疼到缩在沙发上的源治,天冷了又瘦挡不住风发烧到走路晃来晃去的源治,还有现在因为腰疼躺在多摩雄腿上的源治。


又长了一些的黑色头发打在他漂亮的鼻骨上,漆黑的眼珠从发丝里透出来的光亮直直的盯在多摩雄的脸上。


真是拿他没办法,被给予刺眼视线的大猫低下头,给了脆弱的大将一个毛茸茸的吻。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