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栗饼

超短打爱情脑洞

1.百兽之王是老虎




百兽之王这个词听起来很有气势,细想起来,脑子里便会浮现出一只橘色的老虎。


  对嘛,就是老虎


  老虎的生活习性很怪。猫科动物是很懂撒娇的,当猫咪饿了,则会低眉顺眼的小声“喵喵”来吸引主人的注意力,温顺的蹭着主人的裤腿,或者躺在地上四脚朝天的献媚,老虎就不同了,老虎饿了会自己走上街,在路面上四处搜寻食物,凭的是敏感的味觉与视觉,再加一些饥饿的力量。渴了也不会向人要水,而是等着天降大雨来张嘴饮用。


  为什么不找人要呢


 明明也是猫科动物


  为什么不撒娇呢


  啊,想看老虎四脚朝天的讨要罐头


  


今天的GPS老大躺在他的沙发椅上,脑子里也转着相当出奇的想法呢。




2.小霸王的宠物


  


小霸王捡了一只猫,橘色的,分布着漂亮花纹的猫,乍一看有点像小号的老虎。


说起这只猫,刚到泷谷家的时候,任谁怎么呼唤都没有答应,渴了饿了就自己去扒拉吃的,跳到洗手池上用头顶开水龙头喝水,也不会似普通猫咪一般唤人来要食。


“少爷捡回来的猫啊”


“啊,那只大概是个哑巴没错了”


“说的是,一声也没听到他叫过”


小霸王远远的看着走廊那一头的佣人,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踏着白色的室内鞋往自己的房间走。


  拉开门的时候,猫正趴在他的被褥上,毫不警惕的吊起圆圆的猫眼,像是早就知道要进门的人是谁一般。


  源治坐到被褥旁,坐下的动作拉到他后背纹了纹身的那一块肉,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喵”


  传说不会说话的哑巴猫轻轻的叫了一声,用头亲昵的抵着源治的侧脸


  “他们都说你是哑巴诶”


   小霸王伸出一只手去抚摸猫的头,猫儿顺从的依在他的手掌里,只是眼睛睁起,写满了不解,像极了某个军师私自做了主之后很无辜的穷鬼


   只不过那穷鬼现在应该在家里看孩子就是了,小霸王轻轻的笑了一声,转念想起了那天下着大雨,面前的穷鬼不知道从哪捡了只花色和他本人很像的猫塞到源治怀里


  “麻烦你照看一下啦”


  “大将”


  

源治和多摩雄永远是美好的

是闷热夏天傍晚伴着可乐泡泡一起冲出来的回忆

我永远喜欢鸦零


超短打爱情故事

源治是脆弱的


脆弱在他纤细的四肢,随着动作晃动的发丝,高高耸起又过于单薄的鼻骨,猎犬一般窄而美的腰。


世界上少有人能够说他脆弱,堂堂GPS首领,打起架来像一头正在撕咬猎物的美洲豹,连走起路来都是胯动头晃的大幅度,周身空气都围着他打转。这样的GPS首领,怎么想也不会有人说源治是脆弱的。


偏偏有人觉得是,芹泽多摩雄怂了一下肩, 谁叫他总能看见呢。那个GPS 的首领,一个人单挑凤仙的人,会因为自己拒绝了他的巧克力蛋糕吸溜鼻子,眼睛耳朵连着眉尾那颗痣都在写着委屈,振作一点啊大将,芹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种类似于“限定版本,超脆弱GPS 首领大放送”的场景,总能在芹泽的面前上演,挑战吃辣胃疼到缩在沙发上的源治,天冷了又瘦挡不住风发烧到走路晃来晃去的源治,还有现在因为腰疼躺在多摩雄腿上的源治。


又长了一些的黑色头发打在他漂亮的鼻骨上,漆黑的眼珠从发丝里透出来的光亮直直的盯在多摩雄的脸上。


真是拿他没办法,被给予刺眼视线的大猫低下头,给了脆弱的大将一个毛茸茸的吻。

“喜欢你的心情和杀了人的心情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