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风琴和猫

“喜欢你的心情和杀了人的心情连在一起”

有求于人则低,无欲无求则高
我怕是成不了高了

【仓亮】安全距离

*ooc有

*甜

锦户亮最近非常烦恼,他觉得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傻大个,就那个老穿个短翻皮夹克,还爱反带棒球帽的奇怪人,是叫大仓忠义来着

老带着一点笑,这个笑浮着一层轻浮,往里看又是多数的真诚,往人身边一走,身上裹着的阳光气和撩人就全向你扑过来。锦户皱着眉头,真是太让人烦恼了,你看,像现在这样,只是想起了这个人的一角,剩下的全南就铺天盖地的展开在脑子里,还混着气味似的,让人束手无策

第一次见是在医院里,锦户亮陪着朋友去检查身体,正好碰到了朋友的朋友,这种剧情也是常有的,可对象偏偏是大仓,锦户亮这个人极度怕生,哪怕是朋友的朋友,也只是后退了一步站在朋友身后,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对方。

然后就收获了一个标准的大仓式微笑

“那我就走啦”
说完了又探出头看了看友人身后的锦户亮,
“小亮不和我说拜拜呀?”

什么呀,明明连彼此的名字都是朋友介绍的,话也没说过一句,这种过近距离的语气是哪来的啊,心里七七八八的这么想着,锦户亮耳朵都染上了红,嘴上说着连两个音节都有些磕磕巴巴的“拜拜”

啊,有点丢人啊。
来自正在回想中的锦户亮,两只手捂住已经有点发红的脸,大仓微笑着挥手的样子简直像卡在脑子里,动不动就来个循环播放,还是带声音和气味的不知道什么维度的高级投影,已经到了令人苦恼的地步了,锦户亮皱着眉头,一双下垂的眼睛看起来过于可怜了,公认的受欢迎男人锦户亮先生,大概是爱上了只有一面之缘的傻大个boy大仓忠义,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世界上的爱分很多种,有吃意面时为穿白衣服的你系上围裙式,也有爱你就把你拱手让给你爱的人式,甚者更有爱你就把你关起来折磨你式。锦户亮觉得这次的一见钟情哪种爱也不是,硬要说的话是属于虽然不喜欢和人离得太近但是对象是你的话巴不得你赶紧抱抱我式。

锦户家旁边有个小小的咖啡店,原木色的基调,空的地方都被可爱的干花堆起来,有那么几张软软沙发的地方,虽然能喝的只有不含咖啡的抹茶拿铁,到这种舒适到下午三四点能迎着太阳看见空气中漂浮颗粒的环境让锦户先生每周都定时定点的过来坐,顺便一提固定座位是迎光那面的墙角沙发,能坐三个人的那种。

这天下午的锦户先生也窝在他的固定座位上,软乎乎的刘海趴在额头上,右手边的抹茶拿铁向上蒸腾着热气,身上裹了一件有点宽大的毛衣外套,锦户先生在冬天的下午得到了全身心的放松

这种放松马上就被打破了,因为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正从店门口往里走的大仓,对方笑眯眯的回应着他的视线——今天没带棒球帽呢,头发是金色的啊,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迎合锦户先生好奇的眼光,带着微笑不断靠近的大仓干脆利落的坐到了锦户先生的身边,一回头就能亲到头发的那种。

太近了吧?!
锦户先生吓得睁大了眼睛,手边的拿铁都差点撒了出来,这边的大仓像是认为这样的距离毫无问题的似的,歪着头对锦户打招呼

“小亮也在这家店喝咖啡呀”

“嗯?嗯..”
锦户先生还在在意这样过近的距离,脸颊都有点发红,随后又马上解释起来

“啊,我不喝咖啡”

“诶,小亮不喝咖啡的啊”

近处的大仓先生了然似的点了点头,金色的头发在下雨四点钟的太阳下闪着接近耀眼的光芒,伸手指了指那杯拿铁

“所以才要了抹茶拿铁?”

“连口味都这么可爱,不愧是小亮啊”

尾音拉的像卷羊毛的尾巴,不长,但是卷卷曲曲的,又盖着一点白色的腻乎。

锦户先生,讨厌吃鱼,讨厌咖啡,也讨厌过近的距离。喜欢太阳,喜欢中华冷面
也喜欢面前这个,在阳光底下冲他微笑,说话拉长音的高个子大仓忠义。

【源芹】夏天和猫.1

*ooc有,请注意
*时间是毕业后

   谁知道八月份的东京怎么会热成这个样子,芹泽几乎快要背过气去似的站到了院子里唯一有阴凉存在的树底下,面前刚从空调屋里走出来的源治像一瓶刚出冰柜的可乐,身上的凉气在酷热的温度里蒸腾着,变成了挂在鼻尖上的水珠,没来得及梳起来的头发松松散散的撒在太阳底下,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好像是换了洗发水吧,总觉得味道不太一样了,芹泽皱了皱眉头。

  又来啊这家伙,明明自己鼻子上还挂着汗珠,非要按着芹泽的脑袋和他对鼻头,芹泽炸着胡子想往后退,后背毫无防备的撞到了背对的树上,对面的高个有点失望似的,蹲着抱起了手臂,甚至有要低头就哭的倾向了,喂喂,太脆弱了吧我们大将?芹泽没办法的走到他身边低下头蹭了蹭,高高的竖起尾巴来。这会儿高个才开心了一点,伸出一只手在芹泽身上顺起了他橘色的,油光发亮又意外蓬松的皮毛。

“你跟他还真像”

从芹泽这个角度看起来,这家伙是有点噘着嘴的样子,因为热所以发红的脸颊,像喝醉了一样絮絮叨叨的,伸手掏出烟了,又看了看芹泽放回了回去

“热的时候连走近都不行”

“刚看见你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

“眼神和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一样的”

“上警车之前,连我是谁也不知道就冲我笑了”

  边说边笑了起来,陪着有点泛红的脸,要不是再三确定过了气味,芹泽都要觉得他是喝了酒才来的,毕竟这个跟自己面对面也说不出几句话的人,竟然这样像醉酒后的真心流露一样的说话。

“还有为了伊崎找去基地的时候,第一次看见那家伙那种眼神”

“和你现在的样子一样”

   不在乎似的坐到地上,把芹泽抱到腿上挠着他的下巴,黑裤子上沾上了地上的土,芹泽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屈服在挠下巴的舒服触感下,躺在源治腿上呼噜噜的听着,时而摇晃两下尾巴表示自己在听。

“被叫我们大将的时候吓了一跳”

  ?在芹泽还在等下文的时候,源治把头埋进了芹泽的肚子里,好闻的香波味一下扑到了芹泽的鼻腔里,真是拿他没办法,芹泽发出了微弱的“瞄”,用毛绒绒的脑袋顶了顶对方同样毛耸耸的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