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栗饼

【仓亮】安全距离

*ooc有

*甜

锦户亮最近非常烦恼,他觉得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傻大个,就那个老穿个短翻皮夹克,还爱反带棒球帽的奇怪人,是叫大仓忠义来着

老带着一点笑,这个笑浮着一层轻浮,往里看又是多数的真诚,往人身边一走,身上裹着的阳光气和撩人就全向你扑过来。锦户皱着眉头,真是太让人烦恼了,你看,像现在这样,只是想起了这个人的一角,剩下的全南就铺天盖地的展开在脑子里,还混着气味似的,让人束手无策

第一次见是在医院里,锦户亮陪着朋友去检查身体,正好碰到了朋友的朋友,这种剧情也是常有的,可对象偏偏是大仓,锦户亮这个人极度怕生,哪怕是朋友的朋友,也只是后退了一步站在朋友身后,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对方。

然后就收获了一个标准的大仓式微笑

“那我就走啦”
说完了又探出头看了看友人身后的锦户亮,
“小亮不和我说拜拜呀?”

什么呀,明明连彼此的名字都是朋友介绍的,话也没说过一句,这种过近距离的语气是哪来的啊,心里七七八八的这么想着,锦户亮耳朵都染上了红,嘴上说着连两个音节都有些磕磕巴巴的“拜拜”

啊,有点丢人啊。
来自正在回想中的锦户亮,两只手捂住已经有点发红的脸,大仓微笑着挥手的样子简直像卡在脑子里,动不动就来个循环播放,还是带声音和气味的不知道什么维度的高级投影,已经到了令人苦恼的地步了,锦户亮皱着眉头,一双下垂的眼睛看起来过于可怜了,公认的受欢迎男人锦户亮先生,大概是爱上了只有一面之缘的傻大个boy大仓忠义,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世界上的爱分很多种,有吃意面时为穿白衣服的你系上围裙式,也有爱你就把你拱手让给你爱的人式,甚者更有爱你就把你关起来折磨你式。锦户亮觉得这次的一见钟情哪种爱也不是,硬要说的话是属于虽然不喜欢和人离得太近但是对象是你的话巴不得你赶紧抱抱我式。

锦户家旁边有个小小的咖啡店,原木色的基调,空的地方都被可爱的干花堆起来,有那么几张软软沙发的地方,虽然能喝的只有不含咖啡的抹茶拿铁,到这种舒适到下午三四点能迎着太阳看见空气中漂浮颗粒的环境让锦户先生每周都定时定点的过来坐,顺便一提固定座位是迎光那面的墙角沙发,能坐三个人的那种。

这天下午的锦户先生也窝在他的固定座位上,软乎乎的刘海趴在额头上,右手边的抹茶拿铁向上蒸腾着热气,身上裹了一件有点宽大的毛衣外套,锦户先生在冬天的下午得到了全身心的放松

这种放松马上就被打破了,因为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正从店门口往里走的大仓,对方笑眯眯的回应着他的视线——今天没带棒球帽呢,头发是金色的啊,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迎合锦户先生好奇的眼光,带着微笑不断靠近的大仓干脆利落的坐到了锦户先生的身边,一回头就能亲到头发的那种。

太近了吧?!
锦户先生吓得睁大了眼睛,手边的拿铁都差点撒了出来,这边的大仓像是认为这样的距离毫无问题的似的,歪着头对锦户打招呼

“小亮也在这家店喝咖啡呀”

“嗯?嗯..”
锦户先生还在在意这样过近的距离,脸颊都有点发红,随后又马上解释起来

“啊,我不喝咖啡”

“诶,小亮不喝咖啡的啊”

近处的大仓先生了然似的点了点头,金色的头发在下雨四点钟的太阳下闪着接近耀眼的光芒,伸手指了指那杯拿铁

“所以才要了抹茶拿铁?”

“连口味都这么可爱,不愧是小亮啊”

尾音拉的像卷羊毛的尾巴,不长,但是卷卷曲曲的,又盖着一点白色的腻乎。

锦户先生,讨厌吃鱼,讨厌咖啡,也讨厌过近的距离。喜欢太阳,喜欢中华冷面
也喜欢面前这个,在阳光底下冲他微笑,说话拉长音的高个子大仓忠义。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