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栗饼

【栗猫】怪化勇者.1

白斯卡×义勇

“白天是我的错,是我指示不好”
白斯卡大人真挚的盯着面前的勇者,皱起的眉头和向上翘的小胡子都表达着歉意,他的手推了推头上的脑子——那顶帽子似乎有点歪了。

勇者,坐在他对面的义勇似乎还在未解开的咒语里,抬头看了看白斯卡,点了点头,仿佛没有攻击他的法师他们有多么失误和委屈似的。

“哟西哟西,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手长脚长的白斯卡伸过手来摸了摸勇者的头顶,面带一个小胡子飞飞的微笑。

勇者,勇者义勇愣住了,眼神由呆滞变了变,过了那么两三秒,开始顺从的用头顶蹭白斯卡的手掌,蓬松的头发蹭在手掌上的触感十分奇妙,白斯卡愣住的看着眼前的勇者,他可不记得自己的咒文里有这样的内容。

后者更是将半变脸贴在白斯卡的手掌上,从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那尾巴,若是有尾巴的话,必定已经摇晃起来了。一张带有一点点胡茬的脸上泛起满足的微笑,过长而使眼睛看起来柔和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好看的阴影,他整个身子软趴趴的粘在了白斯卡盘坐的大腿上,前爪,两只手缩在胸前,那样子,那样子

太可爱了吧

白斯卡直勾勾的盯着义勇,内心几乎是直白的这样想着,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对方有些扎手的脸颊,被抚摸的猫咪稍翘起了屁股,白斯卡仿佛看见了他透明的,摇动的尾巴。

是猫化的咒文么

为什么会现在起作用了呢,白斯卡的小胡子上下翘动,比起理解状况的原由,面前的勇者更能争夺他的全部思绪,越发贴近的距离,白斯卡的藏在胡子帽子底下的脸已经发红。

义勇更上前一步的,扬起脖颈,用脸颊轻轻蹭着白斯卡的脸颊,胡子摩擦在一起,伴着刺痛的奇异温柔触感,勇者的呼吸打在白斯卡的鼻梁上,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人呼吸的交织。

现在的话…就一下吧,
嗯,一下,也没关系的。

白斯卡偏过头,鼻梁和嘴唇同时触碰到了一起。啊,和想象中一样,周围有胡茬,又异常柔软的触感。勇者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白斯卡,不自觉的瞪圆了猫眼睛,又似乎并不反感似的没有躲闪。白斯卡几乎是做错事般的左右移动着视线,就快要开口解释现在的情况了

下一秒的勇者用自己的嘴贴上了白斯卡的。

诶??

白斯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勇者的吻并不安稳于表面,双手环绕上白斯卡的肩膀,猫化的勇者,对吻这一方式相当享受,腿并起来跪在白斯卡的双腿间,随着亲吻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