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栗饼

【源芹】夏天和猫.1

*ooc有,请注意
*时间是毕业后

   谁知道八月份的东京怎么会热成这个样子,芹泽几乎快要背过气去似的站到了院子里唯一有阴凉存在的树底下,面前刚从空调屋里走出来的源治像一瓶刚出冰柜的可乐,身上的凉气在酷热的温度里蒸腾着,变成了挂在鼻尖上的水珠,没来得及梳起来的头发松松散散的撒在太阳底下,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好像是换了洗发水吧,总觉得味道不太一样了,芹泽皱了皱眉头。

  又来啊这家伙,明明自己鼻子上还挂着汗珠,非要按着芹泽的脑袋和他对鼻头,芹泽炸着胡子想往后退,后背毫无防备的撞到了背对的树上,对面的高个有点失望似的,蹲着抱起了手臂,甚至有要低头就哭的倾向了,喂喂,太脆弱了吧我们大将?芹泽没办法的走到他身边低下头蹭了蹭,高高的竖起尾巴来。这会儿高个才开心了一点,伸出一只手在芹泽身上顺起了他橘色的,油光发亮又意外蓬松的皮毛。

“你跟他还真像”

从芹泽这个角度看起来,这家伙是有点噘着嘴的样子,因为热所以发红的脸颊,像喝醉了一样絮絮叨叨的,伸手掏出烟了,又看了看芹泽放回了回去

“热的时候连走近都不行”

“刚看见你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

“眼神和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一样的”

“上警车之前,连我是谁也不知道就冲我笑了”

  边说边笑了起来,陪着有点泛红的脸,要不是再三确定过了气味,芹泽都要觉得他是喝了酒才来的,毕竟这个跟自己面对面也说不出几句话的人,竟然这样像醉酒后的真心流露一样的说话。

“还有为了伊崎找去基地的时候,第一次看见那家伙那种眼神”

“和你现在的样子一样”

   不在乎似的坐到地上,把芹泽抱到腿上挠着他的下巴,黑裤子上沾上了地上的土,芹泽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屈服在挠下巴的舒服触感下,躺在源治腿上呼噜噜的听着,时而摇晃两下尾巴表示自己在听。

“被叫我们大将的时候吓了一跳”

  ?在芹泽还在等下文的时候,源治把头埋进了芹泽的肚子里,好闻的香波味一下扑到了芹泽的鼻腔里,真是拿他没办法,芹泽发出了微弱的“瞄”,用毛绒绒的脑袋顶了顶对方同样毛耸耸的头。

TBC

评论(2)

热度(45)